当前位置:会员之窗 > 会员风采 >

肖昊宸:阳明学研究摆脱西化模式

发布时间:2016-09-30 16:15

——访贵州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欧阳辉纯
 
  改革开放至今,国内阳明学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研究阳明学著作就达上百部,论文达几千篇,仅2015年研究阳明学的论文就有800多篇,在王阳明生前活动的浙江和贵州等地方,还专门成立了阳明学研究中心或研究院。最近,记者对位于阳明学发源地的贵州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欧阳辉纯进行了采访,探讨阳明学研究的相关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网:当前阳明学研究与以往相比,有哪些新变化?
 
  欧阳辉纯:当前国内阳明学研究更加重视阳明学本身的学术性,摆脱了阳明学研究外在的上纲上线的“标签”,不再简单的将王阳明定义为维新志士、革命志士或封建地主阶级主观唯心主义的腐朽代表,放弃了更多外在的研究主体强加给王阳明的一些“符号”。总之,当前大陆阳明学研究,已经意识到了以前阳明学研究的误区,主张“走向多元他者”,重视文献本身,以求切合当代社会,提倡“多元对比”,抛弃西方理论范式独大,摆脱了“西化”模式、“标签”化、教条主义,使得阳明学研究更加客观化、学理化和多元化。
 
  中国社会科学网:王阳明心学体系有哪些合理成份可以在当今时代加以创造性转化?哪些成分需要扬弃?
 
  欧阳辉纯:王阳明心学是中国儒学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是汲取和综合了传统儒家的“心”思、禅宗的“心”境和道家的“心”本等理论发展的结果。从理论上来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的建设和发展不是在割断传统文化思想的文化真空中进行的,社会主义文化的发展需要汲取国内外优秀的文化资源,这些文化资源自然包括王阳明心学思想。王阳明的“满街都是圣人”道德修养的自信、“圣人气象不在圣人而在自我”的圣贤气象、“千圣皆过影,良知乃吾师”的文化自觉等思想和文化理念,为我们发展和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体系,弘扬中国优秀传统道德文化,坚持文化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提供了理论依据和价值资源。
 
  从现实上来说,在市场经济建设条件下,一些不良的社会风气,如极端拜金主义、极端利己主义、极端功利主义等现象还存在,在一些地方还很盛行。如果我们将王阳明的思想创造性地转化成当代文化资源,让人们学会自信、自强、自立和独立思考,做到知行合一,言行一致。这对加强社会主义道德建设是大有裨益的。同时,对培养公民自强不息、积极进取、修己安人、坚韧仁爱、崇尚正义、爱好和平的道德品质和道德人格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以王阳明的民族观为例。我在《孔子研究》(2016年第2期)专门撰文写了一篇《论王阳明的民族观》。文章认为,王阳明的民族观主要包括:“顺其情不违其俗,循其故不异其宜”的民族差异性;“人性之善,天下无不可教化之人”的民族平等性;“在身心上做,决然以圣人为人人可到”的民族团结性。他的民族观对我们正确处理民族关系,提高民族教育理念、建立深厚的民族感情、增强民族团结,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具有跨越时代的启示意义。
 
  总之,文明发展至今,我们依然能够看到王阳明心学跳动的“命脉”和活生生的画面。今天是过去的延续,现代道德文明是过去道德文明的发展。我们从王阳明心学的考察中,依然能够感受到其在现代社会中鲜活的价值和意义。
 
  当然,王阳明曾经镇压了少数民族起义,这是他的污点。他本身的思想也有很多过时的地方,如大汉中心主义。这些是我们应当要摒弃的。
 
  中国社会科学网:阳明学要巩固和提高自身在学术思想界的地位,在研究方面还应有何改进?
 
  欧阳辉纯:当前大陆阳明学研究还有很多方面需要改进。第一,阳明学研究和交流的范围有待进一步扩大。我们应当加强阳明学与西方思想的对比与联系、加强中国阳明学研究与日本、韩国、欧美等阳明学研究之间的交流与互动,抛弃西方理论独大的“西方中心主义”和“学术沙文主义”,进行平等对话和学术交流,共同推动阳明学的发展。
 
  第二,在研究方法上,我们应当坚持以“问题”为中心,以“文献”为基础,带着“温情”和“敬意”的态度进行研究。既要走进阳明学文献,又要跳出阳明学文献,做到“我注六经”、“六经注我”、“六经注六经”,切忌研究先入为主,用“有色眼镜”去分析问题。
 
  虽然目前阳明学研究比较重视文献解读,但是还存在一些研究者,往往抛开文献,观点先行,甚至对阳明学做过度解释的现象。这不是实事求是的学风,与王阳明的知行合一精神是相悖的,很容易误解甚至扭曲王阳明思想。
 
  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 肖昊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