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交流园地 > 学界交流 >

专访李义天 | 用伦理学描写现代生活

时间:2020-07-14 10:00 点击:
  【编者按
  清华大学李义天教授2018年度入选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是该计划“伦理与道德建设”首位青年长江学者。近年来,他担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首席专家,先后获得“贺麟青年哲学奖”、“胡绳青年学术奖”等荣誉,并兼任中国伦理学会副秘书长等职务。作为一名青年学者,他在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美德伦理学等领域不断探索,既努力继承前辈,又积极融合创新。在他看来,只有融贯地理解伦理知识经典,贴切地体悟伦理生活常识,才能恰当地描写现代中国的伦理问题。近日,《中国伦理在线》专访李义天教授,请他谈谈自己的看法。
 
 
面向生活的伦理学
 
  采访一开始,我们让李义天教授对自己的学术身份做个排序:美德伦理学研究者、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研究者,孰先孰后?不过让人有些意外的是,李义天教授没有接受任何一个标签,而是给出了另一个身份:“面向现代生活的伦理学研究者”。
 
  在李义天教授看来,学术研究要面向生活现实。特别对伦理学这种规范性与实践性兼具的学科来说,面向生活、面向我们身处的现代生活,是伦理学人尤其是青年学人应当采取的姿态。他说:“在学习的过程中,我总是不断提醒自己,伦理学研究不是为了用一种理论‘战胜’另一种理论,更不是为了用理论去‘战胜’事实,而是要从当下的生活事实和生活经验出发,看看它可以容纳怎样的理论命题,看看它究竟需要怎样的思想资源,看看它能够开发出怎样的思想资源。”
 
  我们的当下是立足于“现代生活”的当下。无论东方或西方,学界提供的学术资源尽管丰富,但它们若要真正启人心智,仍须回到现代生活的实际,接受现代的生活逻辑和思想逻辑的筛选。李义天教授表示,他之所以钟情于美德伦理学研究,就是因为我们可以通过美德伦理学的东西方资源来反思现代道德哲学的基本命题及其预设的缺失,发现现代道德哲学对现代生活尤其是现代中国生活的某些不适用性,从而改善这些问题。同样地,在他看来,之所以有必要继续发展马克思主义伦理学,最根本地,也是因为这门学问在经过我国伦理学前辈的开拓性研究后,已然构成一门最能反映现代中国语境的主流分支。当我们有意无意地将“马伦”同“中伦”、“西伦”相并列时,我们事实上已经站在了现代生活的立场上,以一种现代中国的视角来打量并解释现代生活的伦理学类型和问题。
 
复杂的现代生活
 
  现代生活的高度复杂性,使得伦理学人在思考问题时会发现非常棘手。这里的困难不仅在于,不同的伦理问题实际上处于不同的生活维度,而且在于,不同的生活维度会给我们带来不同的思想资源。
 
  李义天教授表示,在面对一个具体的伦理问题时,我们首先要做的并不是用我们偏爱的立场来丈量它,而是要分辨“它究竟属于何种维度上的问题”,进而我们才能考虑“究竟援引何种维度上的思想资源来处理它”。比如,在家庭生活中,也许是中国传统伦理文化占据更多的位置;在经济生活中,可能是个人权利、市场契约等现代西方伦理文化发挥更明显的作用;而在国家生活中,特别是对现代中国的国家生活来说,面向人民民主和社会平等的追求则构成了一个主要目标。因此,应对伦理生活不同层面的问题,伦理学者需要运用不同的理论资源,而不能盲目固执地把自己的研究立场当作“包治百病”的处方。
 
  现代生活的部分渊源在于古典世界。李义天教授认为,认识现代生活,虽然需要分析和理解古典,但不能将古典直接用来解释甚至框定现代。传统社会的“三纲五常”,在现代生活已经没有了广泛运用的语境;而现代生活的诸多困惑,在古典世界也几乎从未出现过。传统社会留下来的东西,既有那些让人日用而不觉的精神与方法,但也有许多仅仅具有审美价值的命题与内容。因此,真正重要的事情既不是“反古”,也不是“复古”,而是要搞清楚,我们当下的现代生活中究竟有哪些问题更适合采用古典的方法来应对,而哪些不能。
 
理解道德多样性
 
  基于现代生活的这种复杂性,李义天教授表示,伦理学的核心任务并不是提供道德规范或指令,而是提供这些道德规范或指令背后的理由和依据。他说:“一个社会接纳和提倡怎样的道德要求,根本上不是由ethics而是由ethos决定的。伦理学的主要使命不是考虑提出怎样的道德要求,而是要考虑如何论证道德要求背后的道德理由。伦理学的任务,就是要把道德理由经过反思而建立在一个合理的基础上,构成具有说服力的立场。”
 
  伦理学并不比伦理生活更懂得自身运转的原则,伦理学人也不见得就比寻常百姓更能体悟伦理生活的要求。但是,他们所受到的伦理学训练却能帮助他们反思、辨析、批判这些来自生活的道德要求,从而为普通人提供可供选择的多种多样的伦理理论。用李义天教授的话来说,正是伦理生活本身的多样性,使得它既允许不同的伦理学人从自己的立场出发,按照合理的标准,提供不同的思想内容,也允许不同的普通人从各自的偏好出发,按照适用的标准,选择不同的思想内容。
 
  李义天教授认为,“道德多样性”并不是一个能否存在的问题,而是它已经存在了很久。自人类有伦理生活以来,自人类有伦理学以来,其多样性的格局就从未改变过。他说,亚里士多德早就提到,作为规范的nomos与作为自然的physis不一样,前者会在不同的城邦或文明表现出不同的样式。类似地,马克思、恩格斯也承认,道德在一个时代和另一个时代之间、一个民族和另一个民族之间、一个阶级和另一个阶级之间“变更得如此厉害,以至于它们常常是相互矛盾的”。因此,伦理学人与其固执地说明只有某种伦理理论是唯一正确,不如各自努力,为人们提供更为丰富多样的伦理选项,让人们能够选择自己更能接受的道德理由,而不是把精力耗费在伦理学内部的争论上。
 
谦虚使人进步
 
  回望自己的学习历程,李义天教授表示,作为一名青年学人,阅读经典、思考问题、传承既有的学术谱系是非常重要的。他说:“当我研究美德伦理学时,我看到的思想巨匠是亚里士多德;当我研究马克思主义伦理学时,我看到的思想巨匠是马克思。这不仅因为他们的思想甚为博大,更重要的是,他们给我们所展示的伦理世界图像是如此复杂而又变动不居。在这样宏大的场景面前,没有理由不去保持谦逊的态度。”
 
  “更何况,”李义天教授说,“现在这个时代对伦理学者而言,既非常幸运,又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我们现在有非常好的条件,阅读大量的书籍、掌握大量的资讯。但同时问题也来了,这些文献资料多到读不完。我在国外一所著名高校访问时,特地到该校图书馆去看看伦理学的藏书。仅仅在其中一个书库里,我看到有五到六排书架,每个都有十米长、三米高,密密麻麻摆满了伦理学著作。而像这样的文科图书馆,在那个学校有十几个。以前我还以为自己比较了解伦理学研究的英文出版情况,可是看到这幅场景,我当时内心充满了崩溃。尽管并不是每一本书都值得细读,但是面对前人的创造,多一点谦虚谨慎,总还是没错吧。”
 
  作为伦理学的研究者和探索者,李义天教授一直以高度的自觉,要求自己打好基础。自受聘中国人民大学伦理学与道德建设研究中心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研究所所长以来,他和同仁一道,稳步推进马克思主义伦理学的基础问题研究和学科建设。迄今为止,马伦所的“五个一”工作正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即,主办一个会议(全国马克思主义伦理学论坛)、创办一本杂志(《马克思主义与伦理学》)、主持一套丛书(新时代马克思主义伦理学丛书)、开展一个课题(马克思主义伦理思想史)、团结一支队伍。
 
  李义天教授说:“我们现在所做的点滴工作,全都是在我国老一辈伦理学家的基础上进行的。是他们为我们拓展出一片空间。对于青年伦理学人来说,谦虚谨慎地做好基础工作,才会走得更久,走得更高,才能更加清晰全面地认识现代生活的问题、脉络与趋向,从而更好地建设这个国家。”
(责任编辑:宣教部)
------------------------------------------------------------------------------------分隔线 ----------------------------------------------------------------------
  • 上一篇:《伦理学与公共事务》约稿
  • 下一篇:邓安庆:重重危机夹击下的人类还有未来吗?
  • 
    招聘启事 | 交通指南| 企业邮箱

    中国伦理学会网站系统 京ICP备11024796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415号

    中国伦理学会 All Rights Reserved Email:zlmishuchu2014@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