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会员之窗 > 成果展示 >

何林: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的日常生活世界基础

发布时间:2016-08-08 14:31

  摘要: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取向之一,它是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重要观念基础。本文认为,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不是自发产生的,它需要社会的自觉建构。日常生活世界为民主价值观提供了意义来源、观念准备和现实条件。我们在培育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的过程中,必须关注日常生活世界的基础地位。要践行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必须推进日常生活的民主实践。
  关键词: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  日常生活世界  基础
  作者简介:何林(1966-),女,辽宁沈阳人,辽宁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主要从事国外马克思主义和文化哲学研究;朱洪伟为辽宁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2013级硕士研究生。
  [本文为辽宁省教育厅重大项目“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当代价值观建构”(ZW2012010)、2012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项重大项目“雷锋精神研究”(12&ZD101)及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项目“许茨生活世界现象学理论研究”(12YJA720008)阶段性成果。]
  *发表于《辽宁大学学报》2015年第2期
  
  摘要: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取向之一,它是社会主义民主制度的重要观念基础。本文认为,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不是自发产生的,它需要社会的自觉建构。日常生活世界为民主价值观提供了意义来源、观念准备和现实条件。我们在培育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的过程中,必须关注日常生活世界的基础地位。要践行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必须推进日常生活的民主实践。
  关键词: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  日常生活世界  基础
  作者简介:何林(1966-),女,辽宁沈阳人,辽宁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教授,主要从事国外马克思主义和文化哲学研究;朱洪伟为辽宁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2013级硕士研究生。
  [本文为辽宁省教育厅重大项目“马克思主义哲学与当代价值观建构”(ZW2012010)、2012年度国家社科基金项重大项目“雷锋精神研究”(12&ZD101)及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项目“许茨生活世界现象学理论研究”(12YJA720008)阶段性成果。]
  *发表于《辽宁大学学报》2015年第2期
  
  民主(democracy)来自希腊文(dimokratia),原意是由民做主,即由人民来决定和治理共同体的事务。在古希腊时代民主就已经是城邦生活中的一个重要考量因素,但现代意义上的民主是一个近代西方观念,它反映了近代资产阶级在反封建和宗教压迫的过程中表达出的一种人民参与国家管理的社会政治理想。虽然从历史渊源上看民主概念来自西方,但它并非为西方所独有,而是世界各国人民共同的精神财富。对于民主概念,我们可以在双重意义上来理解,它既体现为一种现实的政治制度安排,也是一种社会意识或价值观念。民主制度具有规范和手段意义,它存在的目的是为了保证某种社会价值观念的实现;而民主价值观则体现了社会的目的和价值理想,它构成了民主政治制度的观念基础。任何民主制度都有其价值观基础,一个制度的合理性来自于社会价值观的认同。因此,民主制度的存在和发展,离不开一定的民主价值观的有力支撑。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取向之一,它继承了人类历史上民主理念的优秀成果,但与资产阶级民主相比,由于坚持了共产党的领导及代表了全体人民的利益,它更具真实性。人民民主是社会主义的生命力之所在,充分实现人民当家作主,是社会主义民主的实质内容。尼科斯•普兰查斯曾指出,社会主义是民主的,否则就不是社会主义。邓小平也强调,“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社会主义的现代化。”这表明,能否形成民主价值观对社会主义至关重要,但特定的民主价值观不是自发产生的,它需要社会的自觉建构,即需要一定社会有意识的塑造和培育。本文认为,社会的民主价值观存在于普通民众的日常生活之中,日常生活世界中的思想、观念、态度、习惯等构成了民主价值观的前提,要培育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必须关注日常生活世界的基础地位。
  一、日常生活世界为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提供了意义来源
  “马克思哲学在确认历史活动和现实运动的感性主体的同时,也在价值问题上认可了人民群众的历史的创造者的地位。”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的基础是社会公众对社会公共性的认可及对公共事务的积极参与,它以公民权利和公民责任为核心,反映了人们对自身的权利、义务及其实现的理解。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是现实生活的一部分,只有通过对微观的日常生活世界的考察,才能把握这种价值观的意义来源。
  日常生活世界是人们生活于其中的现实具体的、直接的经验世界,是人的自在自发的经验领域。人们的日常活动包括“最为基本的是衣食住行、饮食男女等以个人的肉体生命延续为目的的生活资料的获取与消费活动;婚丧嫁娶、礼尚往来等以日常语言为媒介,以血缘和天然情感为基础的个人交往活动;以及伴随上述各种活动的非创造性的重复性的日常观念活动。”作为一个社会文化世界,日常生活世界的现实存在直接对人们的价值观、包括民主价值观的形成产生影响。胡塞尔认为,“生活世界是自然科学的被遗忘了的意义基础。”许茨进一步指出,日常生活世界是社会的文化基础和意义的源泉。“人的存在本身就被指涉成作为一个实践活动领域而存在的生活世界,这个生活世界从一开始就被赋予了人的意义。”日常生活世界的意义是由人的行动所界定的,这些行动既包括每个人自己的行动、他的同伴的行动、他的同时代人的行动,也包括他的前人的行动;日常生活世界依据融入人的血液之中的传统习俗、常识、经验和习惯等文化因素自发地组织和运转,是日常观念的寓所,这些日常观念不仅调节并左右着日常生活,也为人们价值观、包括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提供了意义来源。
  首先,一定价值观的形成和人们的文化传统相关。每个国家、民族都有自身特殊的历史和文化背景,其价值观也积淀在民族的文化心理中,表现出历史传承性。我国是一个文化源远流长的文明古国,但在其五千年的文明发展进程中并没有孕育出现代意义上的民主观念。尽管如此,在我们的文化传统中不乏关于民主的形式表达,如以民为本、以民为贵、为民做主的思想,及“民之所欲,天必从之”的观念等,特别是民主革命时期,以孙中山为代表的民主人士的民主主张。这些从民本出发制约君民关系的观念使得民主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并不陌生,如果我们能够对这些具有促进民主意识培养的积极因素加以批判性继承,就有可能发展出一种与当代公民社会相适应民主观念。
  其次,一定的价值观源自于人们为满足生活基本需求而产生的实践兴趣。“虽然传统文化对人们的价值观念具有重大影响,但人们仍然倾向于按照自己现实生活体认来修正自己原有的价值观念。”现实的物质利益是日常生活中个人的首要关切,人们在日常生活中不断重复行动的主要目的,就是取得物质需要的满足。可以说人对日常生活世界的态度是受实用动机的引导和支配的,而这为民主价值观提供了产生的条件。因为民主本质上是一种社会利益的妥协策略,民主价值观的深层基础是人们的利益关系,它是主体权利要求的体现。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的背后,反映的正是对人民利益、愿望和诉求的尊重。
  再次,一定的价值观源自人们的社会需要。在日常在生活世界中,人们认识到世界不是某一个人的世界,而是一个所有人的共同世界。而这会导致个体的利益考虑“常常包含有在一个更广大的整体中,以及为了这一整体而从事的活动。”日常生活中的人直接关注的是自己的利益,但对共同世界的认知使他在一定条件下可以超越有限的自身利益,而关注社会的要求。社会主义民主以人民当家作主为核心,它要求公民承担相应的对社会的责任。而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实现的这种超越,就构成了人们关于自己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和应尽的社会义务的观念产生的前提。
  二、日常生活世界为社会主义民主意识的形成提供了观念准备
  美国思想家英格尔斯指出,即使有完善的制度,“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民缺乏一种能赋予这些制度以真实生命力的广泛的现代心理基础,如果执行和运用着这些现代制度的人,自身没有从心理、思想、态度和行为方式上都经历一个向现代化的转变,失败和畸形发展的悲剧结局是不可避免的。”保证人民当家作主,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本质和核心,而培养公民意识是实现人民民主的基础。民主意识是公民在社会中对自身地位、利益、愿望的自觉,它包括自由意识、平等意识、主体意识等。民主意识的形成不仅有赖于民众文化素质和水平的提高,也来自于人们在生活世界中对自己所处地位的理解。人们在自己的日常生活中会通过各种意识来调节自己的行动,这些日常意识就成为社会主义民主意识存在的前提。公民主体意识的形成,有其日常生活世界的观念根基。
  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是一种由民做主的观念,它首先就要求公民要有主人翁意识。人们在日常生活世界中的关注点之一,就是确定自身在世界中的位置。许茨对“社会基质的坐标”问题的阐述,表达了对这一问题的思考。“社会基质的坐标”即个人经验的坐标。在许茨看来,个体关于自己所处地位的认识,主要取决于其身体在这个世界的空间和时间中实际所处的位置。个体在社会空间中所处的位置对于他来说是此在,这是其在生活世界中确定方位的坐标系的原点,也是他据以理解和组织各种社会事件的出发点。以这个原点为中心,上与下、近与远等共同构成了个体理解和进行社会行动的空间视角;同样,个体在社会时间中所处的具体位置即他的现在,以它为中心,早与晚、今与昔等共同构成了个体理解和采取社会行动的时间视角。通过这些空间和时间视角,个体所处的具体生活世界就被他转化成他自己的世界了。许茨关于“社会基质坐标”的论述表明,我们关于日常生活中的时间和空间的知识是根据个人的主观经验来确定的,而这种时空观也构成了人们理解自己在社会中所处地位的基础。不仅如此,个体与他人之间的关系,个体在社会生活中所处的位置也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世界的这种时空区域中得到社会个体的理解的。在常识世界的人的观念中,人把他自己看成是社会世界的中心,这为人们主人翁意识的形成奠定了观念基础。同时,社会主义民主的重要前提是个体具有自由意识和平等意识,在某种意义上说,没有个体的基本自由和平等就不可能有民主。平等以自由为基础,而个体自由又包括生活性自由与社会性自由两个层面,前者主要指个体的衣食住行等日常生活层面的自由,后者则是对社会管理的参与。赫勒认为,“所有‘自为的’对象化都体现了人的自由,并表达了人性在给定时代所达到的自由的程度。”而日常生活作为自在的类本质对象化领域,是人类所有自为的对象化领域的基础和前提条件。这意味着,人的社会性自由层面是以生活性自由层面为前提的。
  虽然处在生活世界中的人的意识仍然处于自在自发阶段,但这种自发意识为社会成员的自主意识、自由意识、平等意识和参与意识等的产生提供了观念准备。
  三、日常生活世界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实现提供了现实条件
  针对西方国家选举民主发展到成熟阶段后出现的一些弊端,中国共产党在民主革命时期就开创了政治协商的民主制度,它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的产物,十八大报告更把“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明确确定下来。这种民主形式强调,有效的民主实践依赖于公众的积极参与。它要求凡是涉及经济社会发展重大问题和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决策,都应最大限度地反映民意。即应通过民主协商等方式充分听取群众意见,以民主的方式凝聚共识,以维护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我们的协商民主主要包括政党协商、政协协商和政府协商三种形式,其目的是使全体人民通过自由而平等的对话、讨论、协调等途径参与公共决策和政治生活,广纳群言、广集民智,增进共识、增强合力,赋予决策和立法以合理性与合法性,也使人民真正行使当家作主管理自身事务的权利。
  协商民主为我国人民的社会政治活动提供了基本的框架,但从根本上说,它是人们在交往过程中形成的用于规范交往行为的规范化的交往规则的一部分,是人们之间社会交往的产物。我们认为,协商民主的实现离不开日常生活世界的主体间性维度,因为“日常生活的世界,常识世界,在实在的各种各样领域中具有最高的地位,因为我们只有在它之中才有可能与我们的同伴进行沟通。……与符号关系的主体间性有关的许多问题,都是从其中产生、被它决定的,我们可以从它那里找到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主体间性的指的是在交往过程中所实现的人与人之间的统一性的关系,对于生活世界中的个人来说,主体间性是一个不言自明的前提。主体间性主要涉及社会生活中的主体与其他主体的关系,具体包括两个方面,即主体间的互识和主体间的共识。正是这两个方面构成了人与人之间交往成为可能的前提,也是社会再生产得以进行的基础。主体间性意味着这样的一些可能性:首先,人们能认识他人的人性,并能像看待自己的自我一样看待他人的自我。其次,人们能像理解自己一样理解他人的各种意图、动机和身体感觉。再次,人们能期望他人理解自己,能与他人发生各种关系,并能分享他人的兴趣、目标和观点。在生活世界中,正是基于主体间的相互沟通和彼此互动,人们之间才得以建立起有意义的联系,才得以实现彼此的理解并在理解基础上达成共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实现,依赖于生活世界中主体间的有效沟通,离开这种沟通,国家就会失去了解大众需要的渠道,也就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民主的实现。
  实现真正的人民民主,实现全体人民自由而全面的发展,是马克思主义关于人类社会的价值理想,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追求。虽然与人们日常的自发意识不同,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作为一种现代观念是人类理性选择的结果,但正如任何价值观都无法脱离日常生活一样,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也是深深地植根于日常生活之中的,这也是它拥有巨大的生命力的原因之一。当然,日常生活世界的直接经验性,决定了我们需要将人们的观念从自在自发状态向自主自觉状态提升。但正如杜威所指出的,“民主的基础是信仰人性所具有的才能;信仰人类的理智和信仰合伙和合作经验的力量。这并不是相信这些事物本身就已经完备了,而是相信如果给它们一个机会,它们就会成长起来而且就能够不断地继续产生指导集体行动所必需的知识和智慧。”这意味着,只有将社会主义民主的观念和行为变成人民日常生活的一个部分,真正意义上的民主才有可能。因此,我们在社会主义民主价值观的培育过程中,必须关注生活世界层面的民主建设,不断推进日常生活的民主化进程,并将它作为推进社会民主化进程的重要步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