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会员之窗 > 成果展示 >

李建华:哲学思社科不能只有“春天”

发布时间:2016-08-09 11:22

  习近平总书记的“5•17讲话”在哲学社会科学界产生了巨大的反响,为今后一段时期我国的哲学社会科学发展指明了方向,提出了要求。作为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不能满足于呼唤“哲学社会科学的春天”,需要老实地埋头劳作、扎实地低头耕耘、诚实地交流学术,坚守好主体性、原创性、时代性,惟此我们才能建设好具有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哲学社会科学,才能对世界文化与文明有所贡献。
 
  坚守主体性,就是要在主体性世界文化构建上下功夫。我国学者赵旭东曾经指出“文化转型对于中国而言,首先意味着一种整体性的世界观念上的转变,即从由于追赶先进而定位于自身为后进的姿态中转换角色,从别人影响我们,开始转变为我们去影响别人。”以往我们在世界文化的交往中都处于防御性的态势,更多着眼于在外来文化渗入的条件下如何保持民族文化的特性,在合理吸纳外来文化的同时抵御不良思想观念的侵入。时至今日,我国综合国力已经大幅增强,成为国际社会的重要力量。我国正以更为主动的姿态参与国际事务,并制定了“一带一路”的外交战略,实现与国际社会的对接与合作共赢,防御性文化难以建立自己的文化话语,文化生长很容易受到外来文化的干扰,甚至难以脱离外来文化的言说框架。
 
  巩固我国文化的主体性,从文化防御走向文化主导是我国文化转型的必然趋势。文化主导意味着我们要从世界文化的跟随者变为世界文化的领导者。很长时间以来,我们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如何使自己的思想观念融入国际话语之中,在某些时候为了与国际接轨而被动做出改变。这就造成我们总是在其他文化体系,特别是西方文化体系中参与文明对话,劣势不言自明。全球化的进程在加剧南北经济差异的同时也客观上维护了西方文化的强势地位。要取得与西方文化平等的对话地位,我们就必须打破世界哲学社会科学的旧有框架,强化自己的语言体系,形成多元文化体系相互对话的格局,以我国的价值观为导向作为解决国际问题的基本准则,提高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国际权威性。 
 
  坚守原创性,就是要在坚持创新性学术评价上下功夫。创新是哲学社会学科与生俱来的独特气质。作为哲学社会科学而言,创新就是其繁荣发展的生命源泉。在当代历史条件下,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承载着较自然科学更重的创新压力。一方面,当代社会的发展对于文化发展产生了更为深刻而迫切的需要;另一方面,我国哲学社会科学整体而言还尚未达到人们所期待的高度。由于我国一度更注重缩小与发达国家在生产技术方面的差距,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自然科学方面,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曾经受到了较大的影响和限制。直到近年来,我国大力推动人文社会科学建设,并且将文化发展作为国家战略。只有实现学科发展模式、建设理念、研究方法等方面的综合创新,哲学社会学科才能加速自己完善的进程,实现跨越式发展。
 
  目前,我国哲学社会科学的成果数量不少,但少有原创性成果,多数是在项目驱动下的“交差”,而项目驱动的背后是个人得失。如果没有一大批甘愿座“冷板凳”的学人,没有自己的概念体系和思想体系,根本就谈不上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哲学社会科学的创新不是如商业产品一样批量生产的,其必定来自于日复一日的厚重积累和不懈探索,这就要从根本上改变以往哲学社会科学的评价标准,鼓励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十年磨一剑”。
 
  坚守时代性,就是要在努力改造社会的实践上下功夫。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国的哲学社会科学应该是我们正在做的事情为中心,从我国改革发展的实践中挖掘新材料、发现新问题、提出新观点、构建新理论。这就要求,我们的哲学社会科学不能只停留在书斋中,而是要面向中国实践、中国经验,充分体现时代性要求。哲学社会科学研究的时代性,就是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要和当时政治、经济、文化等的总体状况相适应。哲学社会科学研究虽然是学者进行的具有一定个性的研究活动,但处于整个时代环境中,必然反映出时代的特征,打上时代的烙印,这也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社会大变革的时代,一定是哲学社会科学大发展的时代。
 
  当代中国正经历着我国历史上最为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也正在进行着人类历史上最为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这种前无古人的伟大实践,必将给理论创造、学术繁荣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但如果我们还是满足于项目式科研、职称式科研、生活补贴式科研,不深入社会实践,不发现真问题,提不出真知灼见,拿不出管用的办法,我们将愧对时代。当然,哲学社会科学的时代性也不是只是对时下政策作注释性研究,只做时代的传声筒,而是要站在科学理性的立场,认清时势、发现规律、预测未来。
 
  (作者:中国政治伦理学会副会长、中南大学教授 李建华;《社会科学报》总第1518期1版)